“次級按揭”是國外住房信貸的一種類型,貸給沒有多少收入或個人信用記錄較低的人。之所以貸款給這些人,是因為金融機構能夠收取比良好信用等級按揭更高的按揭利息。在房價高漲的時候,由於抵押品價值充足,貸款不會產生問題;但房價下跌時,抵押品價值不再充足,按揭人收入不足以彌補價格缺口,面臨著貸款違約、房子面臨被銀行收回的處境,進而引起按揭提供方的壞帳增加,按揭提供方的倒閉案增加、金融市場的系統風險增加。由於美國房地產發展達到極限,房價無法繼續上漲,於是引發這次的次按風暴。

  一
     美國這樣成熟的金融體系當然知道次級按揭的風險。因為知道,所以才將次級按揭產品證卷化,將風險轉嫁到全世界。這是經典的不良金融產品營銷。
美國的金融家們絕頂聰明,他們制造了流動性(大量印美元);美國通過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,將美元轉化成為其他國家和企業(主要是創造價值國家和出口資源國家)外匯結余;然後再用美國房地產吸收這些流動性。這種用磚頭再次收回美元的邏輯,本質上就是將全球美元貨幣財富轉化為美國國民財富。這是一個完美的紙幣換財富的游戲。這個游戲的絕妙之處,就是次級按揭產品證卷化。它將借貸行為轉換成了投資行為;次按產品擁有人永遠沒有機會將產權還原成為債權,必須接受投資失敗。一句話,由於投資失誤,他們將自動放棄他們國民創造的財富和他們用本國資源換取的財富。
這個游戲的名字就叫做:金融產品創新。其前提條件就是全球經濟一體化。
這其實這仍舊是古老的猶太金融騙術的翻版。用巧妙包裝的垃圾換取你的優質商品和優質資產,讓你所有的辛勤勞動化為烏有。
這是不折不扣的金融掠奪。


    次級按揭演義的次按風暴當然不是故事的結局。
由於以中國為代表的依賴出口的國家,極其殘忍地壓縮了國民福利,本國民眾購買力不足以支持過於強大的生產能力,為了維持就業,就必須接受美國制造的財政赤字和貿易赤字。換句話說,就必須接受美國人印刷的美元。也就是說,必須借錢給美國人買我們的產品。為了維護這一邏輯,中國等國家只能進一步剝奪國民福利,進一步掠奪性開發自然資源,進一步破壞環境。這種悲慘的邏輯,形成一種吸毒式的沉陷。
任何有經濟學常識的人都知道,沒有創造價值作基礎的貨幣發行,提供給經濟體系的不僅僅是流動性,其結果必然是貨幣貶值。這就為美元大規模貶值預留了伏筆。
於是,問題出現了,當美元貶值的時候,誰持有美元?
要知道美國國民是不儲蓄的,他們已經通過金融工具大量借貸,擁有大量的動產和不動產。貨幣貶值的時候,他們將是資產升值的受益者。美國政府只有負債,絕無現金負擔,美元貶值等於削減政府債務。美國企業正在以極快的速度用現金回購股權,最大限度的減持現金。一些敏感的香港商人也開始大規模減持現金,大量回購自己公司的股票。
最大的受害人將是持有巨額美元外匯的國家、企業和個人。當然,這當中無疑首當其衝的是中國的政府、企業和中國國民。中國政府、企業和國民將承受巨額外匯損失。中國國民財富將由於管理層的愚蠢蒙受不低於兩次鴉片戰爭的損失。


    次按風暴最終將以美元大規模貶值為結局。那將帶動主要與美元掛鉤的人民幣的相對貶值。那就意味著人民幣購買力的實質下降。其結論是大規模的通貨膨脹。事實上,這一輪的通貨膨脹已經悄然開始。甚至不能說悄然開始,資產價格(股市和樓市)已經狂漲,豬肉價格大幅度上漲,馬上就會發生的是糧食價格的大幅上漲,大規模的通貨膨脹已近臨近了。可怕的經濟危機也不是遙不可及的曆史了。
很多人談及通脹,就會反複論證供求關系。那意思是說,中國百姓手中的有限貨幣,面對中國強大的生產能力,永遠供大於求,不會通貨膨脹,只有通貨緊縮。這是一個可怕的偽命題。因為這裡面有一個假設前提:永遠不提高勞動力成本,永無止境的破壞環境,持續的掠奪性開發資源。如果這一前提不存在,供需矛盾當然會逆轉。事實上,中國勞動力市場化程度已經非常高。市場定價的勞動力已經開始出現價格上漲,民工荒就是一個例子。豬肉價格上漲是另外一個例子,農民無法長期虧本提供無限供給。很快將出現的糧食上漲將不僅僅是一個例子,那將是所有問題爆發的一個前奏曲。
結論十分可怕。被壓搾到極限的勞動者有著無限需求,而無法無限提供供給。有限需求和無限供給不過是一個神話。神話破滅的結果就是通貨膨脹,失去控制的通貨膨脹就會成為經濟危機。


    老牌的帝國主義歐洲是清醒的。歐元對美元持續升值,從谷底計算升值超過50%。歐元區的資產也在不斷地升值。並且,富有的歐洲並沒有大量持有美元。同時,他們基本保持了國民經濟發展與國民福利的平衡。它們通過提供流動性增加國民福利,而不是搾取國民福利。


    中國,或者說大多數後工業化國家,都有一個共同的心理障礙。那是無數次熱戰和半個世紀冷戰留下的陰影。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,就必須富國強兵。富國,幾乎不可避免的就會對國民福利進行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剝奪。
筆者一向認為,外匯儲備與高地價政策一樣,是一種針對國民的特種稅收。毫無疑問,這種特種稅收可以迅速累積國家財富,增加國家實力。但是,作為一種隱蔽的稅收,它會不斷的侵蝕國民福利,削弱國民購買力,導致社會分化,使國民經濟結構畸形化。大規模外匯儲備,不僅僅是一種貨幣政策,也是十分重要的宏觀經濟政策,當這一政策走向極端就成為一種殘忍的掠奪國民福利的政策。只不過,這種通過貨幣政策進行的特種稅收行為,具有隱蔽性和漸進性的特征,不易理解和不易被發覺。
重複一遍:外匯結余是一種國民收入。當這種國民收入不能轉化為國民支出時,相當於政府向國民征收的稅收。當所謂的外匯儲備變成他國國債或境外投資時,就成為中國的資本輸出。資本輸出本質上是國民福利轉移。當投資失敗(貶值)時,構成國民福利損失。中國國民福利損失,可以視同為中國政府對外國國民的無償補貼。
令人十分憂慮的是,如果這種特種稅收完全轉化為國家財富也無可厚非。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,國富未必一定民窮,國家可以照顧國民。但是,事實卻未必如此。與高地價政策一樣,外匯儲備的受益者,卻未必是政府。在財富的大規模再分配過程重中,國內外的利益集團成為最主要受益人。國家經濟政策成為剝奪國民福利的工具。甚至是轉移國民福利的工具。
要知道,一切都是在現行制度、法律、政策范圍內進行的。要知道,一切都是為了發展和複興而進行的。要知道,中國的管理層和中國的當事人可能並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。

Fel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